关闭

举报

  • 提交
    首页 > 娱乐八卦 > 正文

    阎王和孟婆

    2017-12-13 15:55:42    浏览:0    回复:0    点赞:0

    阴森环绕着这个世界,白骨的堆砌到处都是,还有不明的火焰在跳动,仿佛是在告诉世人。恐怖源于此处。密雾重重,中间不明的火焰五颜六色,镶嵌在雾中不断的移动。

    一座桥。古老的,浑身都透着鬼气。 下面赫然写着三个大字——奈何桥。

    阎王和孟婆

    俩个鬼差正在护送一些鬼魂过河。桥的前面是投胎处,而桥的这边有一个苍老的老太婆。头发凌乱,好象被狂风吹散过一样。但她的眼睛闪闪发亮,透出一中邪气,邪邪的看着新来的鬼魂。

    每一个鬼过桥去投胎时,孟婆都会颤颤巍巍地舀一小漂汤,这便是传说中的孟婆汤。

    孟婆挤着绿豆般的眼睛,头发散落在汤前,狞笑着,发出一种模糊的靡音:“喝……喝啊……孟婆汤,把你的前世忘了吧,忘了吧……”

    许多鬼听到要忘记前世的事情,都嚎叫着准备闭嘴不喝。 一个带头的鬼差,牛头鬼差,瞪目而视,眼中的杀气充斥着这些鬼魂。只见他浑身鬼气,高达九尺的巨大身体,立在那些乱叫的鬼面前。鬼魂都吓得止住了叫声,赶紧“咕噜”“咕噜”地喝了,另一个鬼差拉长了马面,马面鬼差宽眉斗嘴,寒光滤过,众鬼魂都喝了汤,,满意的点了点了头。

    过一会,所有鬼魂都到桥尾,按指定的投胎处投了胎。 鬼差们已经走出奈何桥正准备离开时,孟婆也已经起身,她的眼睛突然望向了远方的天空,四个鬼太阳显得好沉闷,而她仿佛也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,呼吸喘了起来。

    突然投胎处飞来一颗黑色火焰,划过鬼空,带着诡异的色彩砸在桥尾。桥头的鬼差和孟婆心跳动不下每秒俩百下,他又来了,鬼煞来了。

    好强的杀气啊!

    他的每一寸肌肤都沾满了鲜血,浑身弥漫着上万股杀气,杀气好强,而且他的杀气是实形的,仿佛有了生命一般到处乱穿,远处看就好象一柄利剑散发着超强的剑气,散向了鬼界各个角落。牛头和马面浑身一颤,杀气比上次的鬼煞强大了更多。他们每隔二十至三十年都会碰到一次杀气超强的鬼煞,但他们的杀气顶多使千里之内产生影响,但这次……

    一个年青人,缓缓地走在桥尾,眼神孤寂空虚,他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,高挺瘦弱的身材,看得出来他生前一定很英俊。他看着前面的鬼差就象没看到一样,仿佛这个世界已经不存在。

    只有他浑身的杀气蔓延开来给人的感觉才是真实的,才会让人觉得他不是梦幻的。牛头(汗已经出来了),马面(苦笑一声),孟婆皱着眉头,满脸不解的地着这个年青人,好象熟悉又好象很陌生的感觉。 年青人眼中的杀气浓的几乎同时把整个鬼界都窒息了,更别说站在他面前的鬼差是什么感受。

    原来每过二十至三十年就会来一个杀气强得可怕的死了的人,因为人界总是有很多惨案发生,最惨的而且又恰好在这个期间,他的魂魄就会带有超强的杀气,鬼界把这种现象叫做“极鬼杀气”。 而这个魂魄被称做“鬼煞”。鬼煞散发的杀气可以使其他鬼魂疯狂,使一些鬼魂,特别是恶鬼脱离地狱,进入人界,而鬼界修炼者在这一天会暂时失去大半功力,如果鬼界修炼者要飞升冥界时碰到这一天,无一例外都会失败,并散失百年功力,所以被地狱中称为“鬼劫”。 而在人界这一天鬼门大开,恶鬼纵横。被人界称为“鬼门大开日”。 但由于这每二十至三十年的“极鬼杀气”都是不定时的,所以无论鬼界还是人界,都没办法阻止发生,鬼界只有把逃离地狱的恶鬼都重新收回来,而少数人界修真者利用这些恶鬼提炼功力,为大多数修真所不齿。

    每个鬼煞都是背附着血海深仇,难保他们不发狂,破坏鬼界。好在他们不知道被谁施了法,别人都是被黑白无常给勾魂带到阎王殿审判,再经过奈何桥去投胎,(当然也有罪大恶极的被关在地狱受刑,也有不愿投胎的留在了鬼界)。但每次每个鬼煞却先经过投胎处,先要喝孟婆汤,(以免他记住前世的仇恨逃到人界去报仇),再去审判,还要被带到鬼界圣地--无鬼结界去洗心,洗去他们的厉气,然后投胎,颠倒了序。

    年青人就这么站着,笔直地站着,虽然鬼差们见鬼煞也见多了,但这次这个鬼煞好象杀气异常的强,好象他一发狠,整个鬼界都会崩溃,因为除了牛头马面和孟婆,他们已经承受不住了跪倒在地上,心脏仿佛受到了刀刮。

    孟婆强忍着痛楚,杀气穿体的痛楚,干咳了一声,笑着道:“年青人,来吧……喝……喝……”孟婆浑身不自在,话都讲不出来了,平时是她吓得那些恶鬼不敢吭声,接着她战抖地说:“孟婆汤……”

    年青人看着这碗汤,绿绿的,还有一些泡末。心里翻了起来。 他想起了自己的父母就是被毒死的啊!那一天的夜晚,一大队官兵闯了进来,把他家团团围住,火把照在了院子里,象一条毒龙缠绕着。带头的胖衙役李虎叫了一声:“兄弟们,抄家伙,拿东西。”

    只见一窝兵冲进了各个房间,见东西就搬,见人就赶,不一会就把他全家赶了出来。

    “落先,出来。”李虎道:“由于你四处造谣,竟然写出大逆不道的诗句侮辱我大隋,哼,满门抄斩,家财嘛,嘿嘿”,李虎奸笑着说:“全部充公。”

    “冤枉啊!知府大人!”父亲道:“我从来 都没写过……”自己的父亲不过是个平常教书先生,他自然知道文字狱的可怕,怎么还会写呢。

    “什么没写,刁民,这不是你写的吗?“随风飘絮,尽离愁,在黄昏。随不是指代我大隋,离字,不是说我大隋就要离开了吗?哼哼,在黄昏不是暗语我堂堂大隋就要消亡了吗?”知府阳力摸了摸裤带嘿嘿的笑着说。

    “大人,这只不过是一句普通的诗句,随风,飘絮,黄昏几字几乎每个文人都是会用的,大人你也是读书人,你怎么会不知道呢,大人冤枉啊。”

    “老子就不是读书人,我的官位可是花了我二十万两卖来的啊,哈哈……”

    “来 啊,李虎给我马上执刑。”

    李虎吓了一跳,从来没有抓到人就马上执刑的。就算是江洋大盗也要关个十天半月的,不过现在这世道乱啊,上面叫你做啥你就得去做啥,自己还能管这么多。

    父亲落先看着转眼查封他全家,要抄他满门的知府——阳力,悲愤地问道:“我到底究竟犯了什么罪?欲加之罪,何患无词。为什么你要置我全家于死地?”

    阳力哈哈大笑了三声,道:“我问谁去?我也不知道,只不过上面叫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,我只是力行公事而已。”

    “不过……”

    “放心,我一定给你一个最舒服的死法,李虎,端毒酒。“

    阎王和孟婆

    落先孝已是满头大汗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。老天爷,这也太离谱了。是谁想置我于死地啊,我落先孝并没有一个仇家,这是为什么?

    李虎端着毒酒,强迫父亲喝了下去,苍老的脸上皱纹在抽搐,不一会毒酒发作了,父亲死了,就这样无缘无故的死了。

    接着母亲也仰头喝了毒酒,哭红的眼睛,没有说什么,但他知道母亲的心已经和父亲连在了一起。 年青人回到了现实中,看着汤,大吼一声:“为什么?我到底做错了什么?老天爷,你长不长眼。我家并无仇家,父亲只是一个小小的教书先生。为什么?他一生为人和善,从不得罪别人,天天烧香拜佛,哪点惹了你们,高高在上的神们?”

    牛头和马面由于受到极鬼杀气的影响,已经暂时失去了大半功力,而现在鬼界也已一片大乱。 仿佛是鬼界的恶鬼逃脱带来的厉气刺激了他,年青人想到了自己死的那一刻,仇恨的火苗正在剧烈的燃烧,自己被凌迟处死,先是左手,再是右手,然后是右手的一半……自己的身体在十天中变得支离破碎,兵部大臣—杨战,一天天都在“欣赏”自己的破碎身体。自己还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做。

    知府并没有马上杀死自己而是把自己押往了京城,每次他大骂杨战的时候,问为什么这么对待他的全家。杨战都会恶狠狠地骂道:“你们家该死。哈哈,大爷就是高兴。怎么样?你能怎么样?哈哈……实话告诉你,我也是受人所托才这么干的,不然我才懒得费神了。”

    “是谁指使你的,快告诉我。”年青人愤怒了,对着这个不知所谓的大臣,和自己本来一点关系都没有的畜生,心里只想知道真凶是谁。

    “哈哈,下地狱,让阎王告诉你吧。”杨站起身,大笑道。 年青人的眼睛模糊了,他不知道为什么上苍要这么折磨他,甚至之前他从来不知道有杨战这个大臣。`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要这么做,更不知道幕后凶手是谁……

    年青人回过神来,看着鬼界的凄凉,觉得自己真的好可笑,凄惨地怪笑:“他妈的老天爷。我要杀了你,你算什么东西。你不要坏人惨死却要好人遭殃。你不配当老天。”

    众鬼差都吓啥了。以前的鬼煞都还没到这杀气的十分之一啊。

    只见奈何河的鬼水沸腾了起来,他的杀气升到了顶点,整个鬼界都在摇动,浑身的杀气都如利剑一般化做了实形,以前的鬼煞都只能以杀气摄人,可还不可以化杀气为实物啊,实在是太恐怖了,杀气大部分冲向了远方,少数遗留在现场,但还是把四处炸得粉碎。 一下子所有的鬼都乱了起来,还有许多的鬼逃到了人界,除了少数鬼界高手支撑下来。

    阎王殿中一个老人,内心波澜起伏,新道:“不好。这回的鬼煞比以前的深仇更厉害,转嫁到了天地去了,这种形势,五千年头一遭啊。。我要赶快去一趟,不然还真不知会变成什么样子。”

    阎王使用新练成的瞬间移动,“嗖”的一声,人已到了奈何桥头。他已是第二百五十次碰到鬼煞了。但是这次不免有些抵抗不住,身形一沉。

    阎王沉声问:“年青人,你是谁?” 年青人长发凌乱,幽灵的眼中没有一丝生气,甚至比他的鬼界之眼还要摄人魂魄。寒声问道:“你又是谁?”

    阎王好象习惯了这中口吻,道:“我就是这一殿的阎王,烈生。”

    年青人大声骂道:“你就是他妈的狗屁神仙,我问你,我为什么会死?我家犯了什么错,为什么都要死?为什么?”

    烈生阎王知道现在要是鬼煞发起飙来,地府就要大乱了,现在就是要压抑他的刺人杀气,不然这地狱还不给他弄翻了,柔声道:“孩子,先喝了这碗汤,我再为你家查看究竟,若是无辜必想办法让你全家团聚。”

    烈生其实知道这是不可能的,因为他的全家已经投胎去了,找也找不到了,现在只是稳住这个超级鬼煞。 因为三千年前有一次鬼煞发飙把整个地府高翻了,花了二年才基本恢复了地府秩序。 这一次鬼煞比上次不知强大了多少倍,阎王只好出次下策,而且他说话时已经用上十成功力,使出抚慰亡灵的最高等鬼界法术--安鬼圣术。

    年青人好象平静了一下,狠声道:“好!” 年青人接过孟婆汤,阎王心下狂喜,牛头,马面也掩盖不住自己的喜悦,他们心中只有一个念头:“喝下去,喝下去,前世的深仇就都会忘记,那地府就安全了。”

    年青人也没注意他们的表情,只是希望快点找出原因,杀他全家的原因,还有与全家团聚。他仰头一喝,突然脑门一热,浑身的肌肉抽动起来,全身好象在对抗孟婆汤的作用,痛苦无比。他在冰冷的桥上打着滚,狰狞的狂笑着,让人听了心里都发毛。阎王也傻了眼啊,这普天之下,就算是大罗神仙喝了它,也不会有对抗孟婆汤的反应。孟婆更是惊异不已,五千年来第一个吃了孟婆汤的人有这种反应。 这一下子孟婆也吓傻了,因为五千年来她接任孟婆一职,每二十到三十年就会碰到鬼煞,比鬼可怕万倍的怪物。就连比他早一千年任职的阎王都不能解释“极鬼杀气”,因为从二十万年前第一届阎王记录中就有鬼煞的产生。

    亘古不变!!

    眼下阎王和孟婆就是希望他能忘记前世的事,和以前的鬼煞一样。

    鬼煞在地上滚动,浑身冒出白气,用手不断的抓着自己,不一会自己被抓得血肉模糊,大约过了一个时辰,鬼煞大叫了一声,狂沙满地,云飞雷闪,天地为之变色,哄的一声,三千里以外的阎王殿塌陷了。

    鬼煞抽搐了几下就没动了。 而在旁边的阎王吓得心脏也抽搐了,看到他不动了,用鬼界之眼查看了一下,好了。他终于忘了。

    阎王不禁觉得有些好笑,平时自己高高在上,有谁叫自己这么心惊胆战,就算是玉帝之威也比不上这个啊。 鬼差早已吓晕了,牛头的大脑袋浸在了奈何河中,不醒鬼事。马面更是好笑,吓得休克了。

    阎王看了看到处倒塌的鬼界,心痛不已,心里不禁苦笑看来要三四年才能抓住逃落的恶鬼,还有建筑要恢复恐怕也不容易。

    这时年青人,动了。

    不可能啊。

    喝了孟婆汤的人要三天才能恢复知觉啊,怎么??孟婆看着自己的孟婆汤,简直不敢相信,以前的鬼煞可没如此之快的恢复。但是孟婆汤没有假,还是孟婆汤。

    阎王和孟婆

    年青人缓缓的站了起来,烈生阎王惊呆了,要是玉帝来了,恐怕也是这个表情。

    年青人说了一句话,让以后烈生阎王产生了一辈子都不能抹去的阴影,真真切切,他说了一句:“现在,你可以去查杀我全家的真凶了吧?”


    0
    !我要举报这篇文章
    网友评论
    声明 本文来源:乡镇之家GOVZ.CN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本文由乡镇之家注册用户发表,不代表乡镇之家完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本网转载其他来源的作品如涉及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,我们将在24小时内予以删除!